北京科普工作网
当前位置: 首页 >> 科普信息>> 科普要闻
走进“闹市中的知识圣殿” 【发布时间:2017-07-04】 【来源: 】

    2017年7月4日,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作为“北京科普基地”迎来了“百科开放日”第一批小观众——北京西城外国语学校附小的同学们。

    同学们一大早顶着小雨,来到“闹市中的知识圣殿”——西二环的中国百科大厦。同学们进入百科大厦,进入了“百科全书博物馆”,马上被迎面“知识海洋”的辽阔所征服震撼!高耸的“百科阳光大厅”是一个面积?平米的阳光天井,东侧是一面足有三层楼高的巨大书墙,上面整齐摆放着各类珍贵藏本,很多版本的年龄比孩子们的爷爷年龄还要大!同学们在惊叹声中仰起头,感觉“学海”的巨浪正迎面扑来,渺小的身躯在无边的海面上遨游。另外三面是砂岩的装饰墙雕,上面刻满“百科全书”的不同字体和百科不同学科,“土木工程”“文学艺术”……

    同学们问,什么是百科全书?讲解员说,百科全书是概要记述人类一切知识门类或某一知识门类的工具书 。怕同学们不懂,讲解员打了个形象的比方:大家都经常提到“知识海洋”这样一个非常文艺的词汇,但是谁知道知识的海洋到底有多大呢?我们看到的百科全书有几十册甚至更多,里面有成千上万的“条目”,每个条目只概述为千八百字,甚至更少。每个条目后面往往是一个领域或学科,这些领域或学科又往往是由大量专著来支持起庞大的知识体系,每个知识体系往往又是一片知识海洋,但是这样的海洋在百科框架下又被提炼压缩成一二滴“水珠”……在这无数“水珠”汇成的“百科海洋”面前,能体会到知识海洋的浩瀚吗?

    感受了“学海无涯”,还要感受“书山有路”,同学们走上三楼的百科图书馆,在高高低低充溢着墨香的的书架间穿梭而过,好像在书山的森林里遨游。同学们搜肠刮肚地将知道关于图书都想出来形容眼前的“百科书山”“知识圣殿”——汗牛充栋、堆案盈几、坐拥书城、学富五车……

    黄景暄同学说:“看着这‘巍峨书山’,感到压力山大,这么多的知识,比老师学校的作业还多,怎么学得完哦!”讲解员介绍,百科全书可不单单是包罗万象的知识汇。百科全书有自己的体例和分类,百科全书如果是一棵“大树”,那么不同的学科就好像是不同的“树枝”,比如语文、数学、外语……每个学科又分出更细的“细枝”,比如几何、代数、微积分……最后一个个知识点就是百科大树上的“树叶”和“果实”,而且这棵大树在不停地长高长大!同学们在学习过程中根据不同的知识分类,打造自己的知识结构,建立完整坚实的知识基础,将来进入大学阶段,就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来选择不同的“树枝”——不同学科专业。到时候术业有专攻,就不必在“学海”里晕船,在“书山”上恐高了。现代社会知识爆炸,将来也不太可能再出现亚里士多德这样的百科全书式的学者,能够在一个学科领域有所建树,就很老不起啦!

    一片海洋,一棵大树。“百科全书”在同学们面前越发清晰。那么海洋的源头,大树的种子在哪里呢?同学们又来到百科博物馆展厅,感受百科长河如何汇成大海,全书种子如何长成大树。世界文明史中,分别有东西方两条大河齐头并进,一条起源于中国,从世界上最早的百科类工具书《尔雅》,到《吕氏春秋》《皇览》《齐民要术》,从《北堂书钞》《太平御览》《梦溪笔谈》,到《永乐大典》《古今图书集成》……浩浩荡荡汇成中国百科长河。西方百科种子起源于希腊,从“百科全书之父”亚里士多德,到罗马瓦洛、老普里尼、卡西奥多鲁斯,从西班牙的大主教圣·伊西多尔,到法国樊尚、德国斯卡利杰、英国培根和E.钱伯斯,从法国的“百科全书派”狄德罗,到英国大不列颠百科、德国《布罗克豪斯百科全书》《美国百科全书》《苏联大百科全书》……同学们在小小的展厅里瞬间穿越了千年百科的长河。

    张一弛同学好奇地问:“古今中外转了一大圈儿,咱们中国现在的百科全书什么样?”讲解员又带同学们回到现代,回到中国——百科全书是“没有围墙的大学”,是否有一部优秀的综合性的百科全书,成为衡量一个国家科学、文化发展水平的标志之一。《中国大百科全书》举全国之力,动员了全国高校和科研机构近万位专家学者,历时?年编撰成《中国大百科全书》第一版,填补了文明古国没有现代百科全书的空白。进入网络时代,《中国大百科全书》第三版也将放弃纸质图书,全面出版“网络版”百科全书。

    短短一小时,让同学们感受到“书山学海”的伟大,更清楚自己的脚下的求学之路的方向和行程。带队刘玉新老师说:“这次‘北京科普基地——百科开放日 ’让同学们从‘学校小教室’,走向了‘社会大课堂’,让同学们的眼界更宽,心胸更广了!”

 

中国大百科全书出版社少儿百科分社

2017年7月4日


底部
制作单位:北京市科技传播中心
京ICP备09006603号    京公网安备110102000702号